随想四 · 故人故事

我一直在想,这篇到底该怎么写,到底该写什么。

但才发现,想要回忆的太多了啊。

但既然是讲故人故事的,那就讲好了。

这是段什么故事呢?这是段我不想讲也不会讲的故事吧。

$0$

说实在的,这篇文章我写了好多好多不同的版本,但都是写了一两段不想写了,感觉越写越智障。今天是 11/1/2020 ,不知道为啥突然就啥都不想干了,于是就来补一下。

我们这一级,应该是最特殊的吧?我们来的前一年9月实验部成立,来的第一年10月因为高三太菜了,实验部解散;我们的学长是rqy,这份奇怪的缘分奇怪在,我们些人连续参加了 $4$ 年的 $noip$,每次都和 $rqy$ 一起参加——就算是和他同级的人也没有这种缘分。同样,我们也是老校最后一批初三,新校第一批高一

总之呢,这让我想起一句话:

过去与未来的交叉点就是当下,而我正站在这个点上。 ——梭罗《瓦尔登湖》

$1$ 老校 · 衔接班 · 光明

还在老校的时候,每天最烦的就是考试,因为我老是垫底。

我 $2019$ 年一月份来的实验部,直到现在也一直觉得自己是混上来的,因为我觉得我考的很差,可能只是因为初三提高组写了个小凯的疑惑水到了省三而被潜规则上来的。当时刚来的时候十分愉快,每天 $5:30$ 起,太新奇了。高中部四处都是新鲜的环境,种类繁多的小卖部,再加上我初三一直很稳地霸占着全班第一,觉得自己人生到达了一个小顶点。

刚来的时候,是 $12$ 个人。我在其中的实力不算高。只记得刚来的时候,由于大家初中是就挺熟,所以也了解彼此的八卦。在阿淳帮獴哥给他的大番薯女神用qq表(机)完白(惨)之后(至于为什么叫大番薯…我承认这是我起的绰号,因为他女神和《老夫子》里面的大番薯一样可爱233),獴哥被无情拒绝,之后这就变成了我们机房初来实验班的第一个梗。

嗯,其实我并没有多老实,因为接下来两天,我在机房外放了两天的《好日子》来庆祝獴哥表白失败,233.

(说句题外话,当时最开始我们甚至可以中午不去吃饭,用午饭时间打「死神VS火影」。后来被教练抓包了就不能了)

不过之后可能是遭报应了,由于在高中部食堂吃了一碗烤鸡心,肠胃发炎在学校高烧了两天——当时我说什么都不会请假的。所以现在我在打出「烤鸡心」这三个字的任意一个组合或者某个后缀的时候都会感到恶心。

之后呢?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选成了队长。然后大家就开始在高中部吹水,每天去洛谷做题,从上到下挨着刷,不过我大多数都是在抄题解。

渐渐地,我的缺点终于暴露了——我很偏执。这就直接导致了我的领导十分「黑暗」、「独裁」,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太有个性了,初中的时候都是班里叱咤风云的人物,所以都不是很服。当然了,矛盾啥的最后也都不了了之,大多数时候大家还是很和睦的。

衔接班,也就是实验班被选出来提前在高中部学习的那半年,挺快乐的。但就是考试自己老是不会,然而自己当时唯一找出的原因就是「别人经验丰富」。

期间经历过什么呢?经历过最难忘的一次培训,那是在二月。年前刚来实验部的愉悦加上马上过年的期盼,每天和lzr&qcr吃鸡吃到凌晨三四点,四点多开始写博客,8点多起床直奔讲课地点也来不及吃早饭,于是饭票几乎就没用过;自我感觉是收获比较多的一次培训。因为在那之后,经过一位HB巨佬的指正(事实上是EA),我学会了线段树(之后才发现原来跟线段没有关系),再之后我就写出了洛谷上「线段树」的题解——当时的洛谷还不是这么热闹。

现在回想起来,真幸福啊。

比较悲伤的几件事,就是来的前几天就被主任给抓了晚上在宿舍说话(8个人有7个在闲扯),被罚干一学期的值日并且挂名「物业公司」;四月底又因为在奥赛室里开qq群吹水+换了一张sexy Miku的高清图做桌面而被赶回家过了个黄金周……

然后就是无止尽的失恋,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因为毕竟妹子都没喜欢过我qaq。

记得当时的大家:

dyz作为我们之中唯一的女选手,很要强很认真,会自己申请不放假留校学习;

ljp每天和wx黏在一起,并伙同我们一起给wx起名为「王强」,毕竟wx确实很强;

yjk由于每次考试都rank1,深受金牌教练喜爱,被我们称为金牌教练的「干儿子」,是个看起来老实的骚包;

lwy做题速度总是很快,ID是「影流殿殿主」,然而我也不知道「影流殿」是个什么梗(一直到去年年底「影流之主」的爆火我才知道);

wxl一直被我们怂恿去跟他暗恋的妹子表白,直到拍毕业照那天他才真敢去表白;

獴哥一直很稳,由于和别人水群被组cp,同时由于我们的宿舍和初三宿舍以及买学习用品的小卖部面对面,导致每次他的「大番薯女神」经过旁边的商店都被我们起哄;

qcr给自己起了个Id叫做「邱城锐大神」,在明白OI的生存法则之后感到失去梦想,然而他经常因为看小说被抓,因此也掌握了各种「装作自己不在看小说但实际上就是在看」的看小说方法(比如复制进luogu的剪贴板);

lzr十分颓,经常和qcr被成对抓包,但他主要是在搓游戏;由于初中的时候同班,所以我有什么事儿都会先同他讲——他也很仗义,在我们的水群被抓包、我要被赶回家的时候,他站出来跟主任解释不全是我的锅(虽然最后还是因为我身为队长也在水群被赶回去黄金周了);

阿淳作为唯一有女票的,被我们整天起哄——我们用「大河」代指他的女票,你没猜错这也是我起的绰号(文学带师.jpg);同时后期的他也是html(读作『喝特么了』)带师,博客园美化小能手,甚至真的拿了奥赛室的一本html教材开始学orz;

ZZH一度是我们中做题做的最多的,也是八卦八的很频繁的:他自诩为钢铁直男(虽然,indeed),同时一直暗恋着一个妹子但是一直不表白(因为那个妹子也来了实验班,不过不是我们班的233)——还有,我自诩为全奥赛模仿ZZH模仿的最像的,我把他回答问题/说话时的「慢~~~~条斯理」模仿的淋漓尽致。

嗯,那我呢?似乎因为我写的博客都很详细,所以获得了一堆赞,自己也很开心;至于组织学习方面,我组织大家每个人都去学不同的新算法然后互相教给对方,学了一堆比如网络流、splay、莫队、treap之类的新奇东西,也补了一下dp、搜索之类的基本功。

关于这个活动…评价几点吧:

  • 我主张的学splay——当时仿佛大家都觉得splay,名字简短但是总感觉蕴含着复杂有趣的道理,于是决定wx讲二叉搜索木和treap,我讲splay.
  • …如果说我们这一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可能就是基础不扎实吧。作为始作俑者,我自裁qaq

还有学长啊。一直在骑砍(233)的邱神、不熟的学长hmr,mzq、一开始不熟但慢慢熟得很的zay(虽然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同学),还有rqy。

老校的天,总是变得很慢很慢;老校的日子,也总是过的很慢很慢。和lzr、qcr一起打乒乓球,当时的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一球一球、来回翻飞之间,时光会流的这么慢呢?走在吃饭的路上、为了不迟到奔跑在凌晨五点的操场上、在月光下慢悠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为什么,为什么这时光总是过得这么慢呢?

慢啊,慢到我都忘记了,忘记了这一切,总是会有个尽头的。

$2$ 新校 · 高一 · 总是离别

终于,獴哥因为忍受不了主任的精英论调,去了友校。

终于,唯一的女生dyz由于文化课的繁重,在马上要联赛的时候退出了奥赛。

终于,联赛之后,zzh走了。我一直在想,他决心要走的时候,内心会有多不舍呢?可能再也没有答案了。

终于,阿淳也不学了,只剩了8个人。

离别,不只是人离别。我离别了自己初中时的快乐,开始变得阴郁,变得更加偏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难以放下奥赛。啊,可能美其名曰是执念吧。但是我可能只是,在那些个时间还会慢慢流淌日子里,已经幻想出自己取得好成绩会去怎样地庆祝——如同驾驶着一匹难以驾驭的马,要我停下,我也很难去放手。

我不得不承认,其实这段时光过的才是最漫长的——有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文化课、做着一眼望不到头的不会的习题、接受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失败。天分不够,努力更不够。在广袤的天地间,我又算什么呢?

但其实站在现在的角度,我会感恩这段时光,感恩这段碌碌无为的时光。它告诉了我,最差劲、最迷茫、最没有希望的一段日子该怎么走。这期间我翘课去准备省选,但就是在玩;这期间我用「努力」欺骗了自己,实际上根本没有多努力;这期间我用「菜是原罪,有bb、感叹人生的时间,不如多做点题来提升你那本来就微不足道的实力」来说服自己,结果发现这根本就是不是适合我的心态。

总之呢,在老庄(班主任)的关照下,我待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安静地睡着。

直到暑假的到来。

$3$ 暑假 · 外出培训 · Simon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一开始我只是安静地颓,期间rqy在NOI摘了金,我们都为他感到十分自豪。

之后,大概已经是七月末了,我就去了浙江参加正睿的培训。

培训的过程嘛,那当然是全线自闭。报了一个不适合自己实力的班,再加上我外出培训一定会上课走神犯困,所以听课效果很不好,模拟赛也是全线自闭,只会暴力。对同宿舍的ldl也十分暴躁……总之,回忆不算很美好。

但是为什么我还会对这段仅仅长达半个多月的培训记忆犹新呢?我在当时正在播的《中国好声音》发现了一首歌:Simon.

从来不曾怀疑过/我见过/最高的山峰/最温暖的手

从前我不假思索/大胆蹉跎/以为我会永垂不朽

才发现/当我终于张开眼/看见他们早就紧紧闭上

Simon, I just don’t know

该往哪里走/盲目还麻木的走

Simon 我还不明白

为什么命运捉弄我/降落在这个错误的星球

自命不凡的赌徒/一掷孤注/明知不能再输/却一直下注

早已什么都没有/我还不断频频回头

等待那些我曾经失去/和那些我即将要失去的

是我太常哭红眼睛/还是他们已经不会悲伤

Simon I just don’t know

该往哪里走/盲目还麻木的走

Dear simon 我还不明白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逃离这星球/我们能吗

我一直记得/你说你永远相信我

现在我很难过/恐怕我找不回那个自我——

I just don’t know

该往哪里走/我才算真的活过

Simon 我还不明白

还能按照我们原来的期待/去证明我们的未来吗

……

很丧的歌词,但是并不是像某些口水歌在空谈悲伤,其中包含着沧桑的生命力量;这首歌不是在那种一个人的孤独的悲叹「唉,我太难了」,而是在朝着命运大吼着「老子为什么这么难!这个世界就真的不适合我吗」?振聋发聩的歌词,让我感到我真真切切地活着,每一句都那么的与我相像。

单凭歌词很难想象,这看上去像是失败者的默默絮语,真正去听的时候才会发现,其实是苟活在平凡中、却有着不凡梦的人心底最真实的呐喊。

其实我个人十分反感「好想爱这个世界,为啥这个世界不爱我啊」这种论调,因为本身一整个高一下学期我都这种心态,之后跳脱出来才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欠我什么,也没人欠我什么,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我爱与不爱它而变化多少,在抱怨多少也没有用。这个世界有时就是残酷而不可理喻的,这一点无可置疑。所以与其纠结「为什么生活这么艹蛋的世界」,不如直接「F**k the crule world」来的实在。

总之呢,这首歌总会让我想到,那些黄昏里金华街头漫步的光景;那些个宾馆里的晚上,昏暗的台灯,耳机里循环着「Simon」时自己的模样;那些麦当劳里的午后,那些小吃店外等待叫号的夜晚…

其实呢,这首歌也并没有教会我怎么面对生活。但这首歌确乎是把我内心中最纠结挣扎的东西喊了出来,有时候,可能让囿于心的情感喷薄而出,也是疗愈的好方法吧。

$4$ 高二上学期 · 分班 · 未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