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八 · 逃吧

这是一篇时间跨度很长的文章,也是「随想」系列里面我认为最丧的一篇文章。

你确定要看吗?或许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丧。可能今天我是这么写的,后天我就不这么认为了。毕竟本质上,这只是一篇闲扯的文章。

灵长类动物的情绪往往会表征在行为上。从一开始只会因希望发泄而抢、砸物品,演变到脱离出群落、独自对着天上的月亮皎洁、地上的蚂蚁成群,最后演变出音乐、文章、涂鸦。同时,不得不承认,情感是推动艺术发展的内在力量,而瞬时的情绪则是艺术诞生的缘由。

所以,这篇文章写了很久也就不奇怪了——我的情绪起伏有时会很严重,从内环境角度分析,就是雌性激素含量的起伏变化。而这篇文章,不同于其他的文章,是必须要在我十分情绪化的状态下才能写出来。

就好像,比起平日里活跃的过头的我,我更倾向于认为现在这个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只有在现在这个状态,可能会被叫做「抑郁情绪堆积」之类的,我才能够感到“啊,原来我还活着”。

正如,比起四处高呼“为了兴趣而学”、“勇敢学下去”、“别放弃啊”的我,我更倾向于认为那个懦弱无能的我才是真的我。

正如,我一直以来认为的,「短暂的快乐只会带来空虚,无尽的悲伤才会带来充实」。


时间轴:19年夏

$1$

最近有在看《哈利·波特》,以前从未读过的我现在俨然成了异类,不过倒也是兴趣使然。本是读英文版的,第一部却读了接近一个月,每日尝读10页已算不错的收获了。读完首卷后尝试整理下单词,苦于如同伸手摘繁星,不知从何而始,亦不知到何处是个尽头。于是第二卷便一直搁置在书桌的角落,未尝得到时间用于阅读。

恰逢高考端午连休,索性用假期的最后一天把《哈》电影的3\4\5\6看完了。看完的感触自然是有的,虽然未触及结局,但早在知乎上被剧透了个差不多。大概就是类似父母的感觉?看着哈利、罗恩和赫敏每部电影都更成熟的模样,不禁感慨时间的流逝确是一去不回,顺便也为自己一只没有过铁三角那样金石可镂的友情而忧伤,大概是自己太孤独了吧。

但我却很在意一个新出场的人物,卢娜,卢娜·洛夫古德。她是后期“铁六角”的一员,经常在哈利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不知为何,她似乎对我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rm{gorgerous}$,就是这个词。可能是因为扮演这个角色的演员演绎的太完美了,把精灵/空灵、机敏/睿智的混合演绎的栩栩如生,也可能是角色本身就很讨喜,或者说扮演者自己的颜值加了很大的分(我认为是很漂亮的)——总之,我才明白如果在我的梦境里出现一位类似“洛神”的存在,那形象大概就是她,卢娜,的样子了。无论是小说里的描写、电影里的演绎,亦或者是杂糅,我都欣然接受这样一位精灵入驻我遥不可及的梦。

我这种感情缘何而起呢?大概是她身上的那种超然脱俗的感觉吧。在电影里,扮演者恰如其分地把卢娜的超然演绎了出来——她看得透生死,看得透哈利有多难过,看得透一切,却又像一块无瑕的宝玉不受沾染。大概是因为几乎所有人,及时天性是善的,也会因为后天知识的输入、阅历的增长而变得混浊、扭曲、纠结、迷茫,但她似乎并没有。书中的设定,她是拉文克劳的学生,并且有着拉文克劳人固有的聪慧机敏,但是那一切似乎都没有成为她超脱的枷锁。

她有爱,心中有说不出的温度。她的父亲是某本奇妙的畅销杂志《The Quibbler(唱唱反调)》的主编。那是一本被赫敏嫌弃的奇怪的杂志,但她却很喜欢,并且四处推销,用她那精灵一般的嗓音推销——看到那儿时,我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在黑暗里发光。哈利波特到了后期,完全变成了黑暗童话,充满了紧张、喧嚣和压抑。但每次卢娜一出现,只要说几句话,似乎就可以马上呼唤一阵清风徐来,涤荡心灵。

那是梦,是遥遥无期的梦,梦里有她,一个虚构的人物,有着不存在的身份,不存在的音容笑貌。我特意去搜索过扮演者的相关信息,发现成年后的扮演者似乎并不出彩,身上再也没有那种精灵的气息。

好在由于时间实在不够用,只能看到《混血王子》。之后还有两部决定留在下次大休,也就是合格考之后看。我猜大概我看完全部的《哈》之后,自己会变得很惆怅——惆怅好几天的那种吧,毕竟上次看完《言叶之庭》就是这样。美好的东西结束了,总是感觉很悲伤。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说对吧。哦,对,这句话我第一次见还是在《家有儿女》里面呢。

$2$

但其实,我更向往的,是这么一种生活,这么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吧?

一个人,静静地待在一个四周有着连绵蜿蜒的山、静静流淌的水,大地被一望无尽的、软绵绵的绿草覆盖,天与山与水之间只有一间小小的棚屋,用石头垒的,可能会有着红色的顶,但那样太突兀;可能会有着棕色的顶,但那样太沉寂。屋里炉子上煮着茶或者咖啡,一张简单但是温暖的床,一床蓬松到恰好的被子,一只没那么柔软的枕头,几把带背儿的椅子,一张古色古香的桌子。房里,墙上可能会放着一两只精致的挂钟,桌上可能会放着一个插有各色鲜艳花儿的花瓶。

平时我唯一做的事,就是坐在山坡上,感受着草的柔软与细腻,目送着天边云彩的来去匆匆,眺望着潺潺流过的河流。可能,在一望无际间,会有一棵大大的树,有时我也会爬上树梢,无奈斜阳来了又去,感慨星点来了又回。

是啊,就让我一个人,原远离这个世界,不行吗?

我一直在想,既然我知道有很简单很简单的生活,但为什么我每天都活在惶恐、活在忧虑、活在无奈中?我受够了因为一点美好的机遇而沾沾自喜、因为一点不堪的经历就要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我受够这必须要忍受一切、必须要提防一切的日子了。我受够这种不够单调的日子了。

是啊,这种跌宕起伏的生活才有趣,我又何尝不知道?

但,我不想了啊,只是觉得,太难走下去了啊。

「地球online」这个游戏,确实不公平吧。规则限定了只有前进的人才能活下去,剥夺了想要原地踏步的人的权利。所以讽刺的是,或许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过最简单的生活」这件事吧。

为什么,连「我和世界互相忘记」这种对整个游戏根本无关痛痒的决策,也不是免费的呢?

$3$

嗯,胆小啊、懦弱啊,我知道。

「除了勇气,我什么都不缺。」这话,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未来的路又在哪呢?」这话,说了千百遍也还是颓唐。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把我绑架到加拿大北部、瑞士、丹麦之类的地方——让这世界,忘了我吧。

时间轴:2019年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