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我说啊…

怨结于心,恨凝于笔。这篇博文大概是…整理每日随想吧。

我说啊…我其实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吧。本来以为自己明白了一切,了解了成功密码,知晓了万物时性,懂得了历史规律,仿佛看一切,都看的那么清楚。现在才发现,自己面前清晰的一切,原来都是镜花水月。

我要学的还有很多。

我一直在路上。

6.9

众生皆苦。

佛说这句话时,多的可能是什么对万事万物的悲悯、对森罗万象看得通透之类的。

但这并不妨碍赋予其新的含义。

近来多有焦虑,一直不是很开心。学习上也几乎是一点动力也没有。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就突然对这句话有了感悟。

比较多的话,大概就是我感到了普通人,或者说,外星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为什么是外星人呢?因为我最钟爱的 《Simon》里面有一段歌词总是让我感同身受

Simon 我还不明白

为什么命运捉弄我

降落在这个错误的星球

然后我就一直觉得,嗯,可能我就是外星人吧。地球上的人是什么人呢?是幸运儿,他们可能有幸福的童年和不常犯错的决策点,又或者有雄厚的家室和充足的选择、也就是传说中的「后浪」,又或者就是什么也没有,是正常人,但是一直可以比较平静麻木地接受生活的一切。而我这种「外星人」,大概就是那种一直想不明白,或者一直为「Life is so hard」感到愤懑、无奈的人。

但似乎我突然发现了,「外星人」,其实也并不少见吧。走在马路上与我擦肩而过的,可能是 ET;在小吃店坐我邻桌的,可能是 ET;坐在屏幕前的你我他,都可能是 ET。所以众生皆苦,本质上就是在告诉大家:「你周围可能全是 ET 哦」。这听起来挺可爱的,但似乎也确实就是事实。

前一段时间,可能是过了很久了,听到过一个统计数据,大概是什么中国月收入在 $5000$ 以上的人其实只有不到 $10\%$ 。现在可能好很多了。但这就让我想啊,我想,社会需要正能量,人们也需要正能量,这都是事实,所以会有《后浪》、《入海》等正能量宣传,这是刚需我们不能否认。但这就会导致,很多很现实的事情被藏在深处。所以虽然众生皆苦,但是大家都觉得,为什么别人的生活都这么有序,我的生活这么失序?但其实可能大家都是一样颠沛流离地过着每一天,只是彼此不知道而已。

回想当时初一的时候,政治上来就讲归属感,我还一直挺好奇为什么,因为感觉这东西跟我的生活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后来才越来越发现,归属感,可能是人类最本质的情感需要。朝九晚五的人们归属都市,农人们归属农田和牧场,隐逸的僧人归属山水。这都是归属。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归属感是必须的,只不过存在一定的区别,比如最直接的就是有些人不愿意归属人类社会、愿意归属大自然一样,这都是广义上的归属。

所以啊,我说,就算是 ET,也需要归属感吧。「众生皆苦」似乎就是对每个在夜里伤心徘徊的 ET 的最好劝慰。ET 们不需要让你告诉他们,生活有多美好,或者生活有多糟糕,最需要的可能就是悄悄在他们耳边说一句:

“小问题,人生就是这样——你要不先擦一擦你积灰了的眼镜?看看周围,一个个发光的灵魂其实都是和你一样的 ET,只不过你一直没发现而已。有这么多和你的 ET 陪着你,就算长夜再漫长无际,也有走下去的勇气了吧。”

所以说啊,苦苦苦,是人生的常态。那些一出生就幸福的人,只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罢了。剩下的人,也都是和我一样的,每天挣扎在生活上、迷茫在目标里、醉倒在垃圾桶旁的 ET 而已吧。

5.30

听《起风了》。发现 QQ 音乐突然有了版权,以为是之前那个版本复辟了。听了才发现和网易云一样换的是新的版本。于是去网上搜了下原版下了下来,很满意。

第一次听《起风了》,是两年前,是 2018 年的 11 月初。时值年轻气盛的高一,和同伴们一起在清北学堂参加 NOIP 刷题班。我是每天早晚家长披星戴月接送回家的,但也有同学是住在哪。我们这一级人很少,只有 12 个,所以很铁。有三个人住在一起,是一间三人房,按照济南当地的标准,这种低级的宾馆都是 80/人。但是很无奈宾馆里本来是没有三人间的,所以他们的三人间就是两张床外加一张不是十分惹眼的折叠床,十分拥挤地拼起来的。

当时中午在他们房间休息,听到了「起风了」这首歌,感觉歌词有些棒——虽然感觉要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但是旋律完全弥补了这块短板。记得当时就十分喜欢这首歌。哦对了,还有《沙漠骆驼》,都是在他们房间听酷狗音乐的推荐听来的。这导致后面的培训自习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循环那两首。

所以,《起风了》,对我来说是什么呢?这首歌,是一条线,又或者是一张网,悄悄地贯穿着我这三年。从大家都在役,到有人退役,到学文化课,到暑假到寒假,直到现在,空旷的机房只有我一个人,我吼一嗓子可能才会有回音与我作伴,显得我不是那么孤独。当然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每次一听这首歌啊,我都会想起很多,想起 18 年联赛,想起 19 年联赛,想起每次培训,想起省队培训,想起很久很久之前。思绪总会漫无边际地回到过去,回到那一个个泛着奶油味、棉花糖味的午后,回到和同伴们一起奋战、一起培训,夜里一起看番打游戏、颓完还不忘整理当天培训笔记的日子。

仿佛时光中的每一步都可以有与众不同的 BGM,18 年培训时的《起风了》,18 年联赛时的《溢爱》,19 年暑假的《Simon》,19 年国庆培训时的《若能绽放光芒(光るなら)》,19 年联赛前的《白羊》、Deemo 里的开场曲《Dream》、Coldplay 的《Arabesque》以及各种版本的《The Sound Of Silence》、联赛前一天的《恰似你的温柔》(因为歌词很重要,我当时也只是想着「让它好好的来,让它好好的去」),以及联赛赛时晚上必听的德彪西的《月光》、去年年底循环的苏打绿的各种歌 (个人比较推《相信》、《喜欢寂寞》、《你在烦恼什么》和《你被我写在歌里》)、火星哥的《When I Was Your Man》和下着雨的圣诞节时听的陈奕迅的《圣诞结》,寒假里的 Queen 乐队的很多歌、A-lin的《有一种悲伤》和五月天的《你不是真正的快乐》。这一切都书写着我的回忆与过往,每每听的时候都像在翻旧相册,一帧帧地细数着过往。

回忆,其实或许什么都不是,混杂着喜怒哀乐。给我一瓶老酒,让我喝个痛快吧。这一切一切的最好归宿,可能还是融在酒里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5.27

每当我跨过实验楼这厚厚的窗户,望向学校西大门外若隐若现的高楼大厦,我就想飞奔过去,拥抱那成团成簇的人间烟火。

几年前还是小学生,晚上睡的时候喜欢听广播。广播里经常会放一首叫做「都市夜归人」的歌,因为似乎有个节目就叫做「都市夜归人」。这个节目是不怎么讲话的,只是一遍一遍放着些耳熟能详的歌曲。那个时候总是感觉,都市其实不小,但也不大。不大不小之间,交织起来了每个人的悲喜欢痛。

我玩过的单机并不多,时长最长的可能就是「侠盗猎车·罪恶都市」了。即便是时隔好几年的现在,我依然可以跟别人津津乐道出这个游戏每一个任务该怎么完成,每一个成就该怎么达到,每一处地方藏着什么装备、有着什么别致的景观。让我感触比较大的一点是,我能清楚感到游戏里的人间烟火气,即便那根本不属于我。我控制的角色就仿佛是一个异类,只有在办任务的时候、剧情动画里才会和别人交流。其他时间都是在奔波流浪。我乘直升机抵达过最高楼,在那个地方看日出;我去过沙滩,去过灯塔,去过许许多多不同的地方。我既向往这种热烈的孤独——我确实向往,就如同我向往现实中那片片高楼交织起来的城市网一样——但我也想回避这种伶仃的感觉。虽然,还是一个人的时刻比较多。

我总是不自觉地会想拥抱人间烟火气,在晚上,即便只有一个人。我想去灯火通明的商场里逛来逛去,去情侣们依偎着的电影院看一场让人感慨的电影(比如《爱乐之城》),去喧嚷的饭店里消费一顿,又或者在街上逛来逛去、看着行人们总在夜幕下垂时才展露出来的豪情。

夜总让人感到真性情,不同于白天必须让人好好将之收敛起来。

我梦想中的一个场景啊,就是在昏暗的屋子里,这屋子最好是在五楼或者六楼,朝南有一扇窗户,窗外是行人街的华灯遍地,是行人们的笑脸融在星点里,是商场总是不知疲倦地散发着的温柔的光;窗外洒进来一些光晕点缀着屋子,屋里北侧是厨房里冰箱灯的微光,我牵着你的手,你举着一杯红酒,一旁的印象里传来袅袅的萨克斯乐——如果可以选,我选《Miss bane》这一首,或者 Kennu G. 的其他作品,比如《My Heart Will Go On》之类的,都可以——我们就这么轻轻地跳着舞,可以是探戈,也可以是华尔兹,或者就随便跳吧,跳到黎明,跳到嘴角终于向上弯到疲惫,跳到窗外的星火夜月都在跟我说晚安,再一同睡去。

这样,明天早上就算又是一样的朝阳伴云,也不会让人感到寂寞吧。

但…谁知道呢?现在仰望着未来的我,可能就会是未来那个回望着现在的我。人总是不知足,非要在一个时刻把所有的欢笑全都收在心里。但有些事情,或许只是仰望时,才会觉得美丽动人吧。

5.15

一天一天,我在干什么?

做题->写好久->发现思路有问题->调好久->发现思路有问题->调好久…

灵魂好像已经不在躯壳里。以前至少会总结一下每天,现在连总结都不想再总结了。每天完不成的人物就是青面獠牙的猛兽,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喘。

是啊,省选。我既想让他晚点来,可以多拼一拼,又想让他趁早在昨天办完了拉倒。

因为我已经,不想再走这条路了啊。

但为什么,你跟我说,「不想走就退出啊」,我会觉得「退出」这个字眼这么陌生、这么可怕,陌生到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念头,可怕到我想都不敢去想。

拧巴,太拧巴了。

话说回来。路上有美丽的风景,路上可以锻炼人的能力,路上可以获得升学优惠——

为什么我这一路下来,什么都没有呢?我又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呢?

我真想回到三年前告诉自己:千万别学奥赛,你不需要证明自己有多聪明。

这可能就是我将来垂垂老矣时的状态?想到自己罹患重病,卧榻在床,边流泪边想着自己每多活一天就多遭一天罪,也根本没有撒手归西的勇气。

是的啊,这种事情只会是连续剧,一幕连着一幕在我的人生里上演。遗憾伴随着失望,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

我明白了。

一直在口口声声劝着别人要有向死而生的勇气,the fear we fear is fear itself 。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过。不敢大踏步地走,每天苟且地活,像个絮叨的老人一样活在自己过去的梦里…

嗯,我要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就当做,明天就要退役了吧。但就算明天是末日,也要去跑、去跳,去漂亮地倒挂金钩。这是我需要的状态。只有直面死亡,才可以知道究竟该怎么生存。

5.7

刚写快速幂的时候,突然回想起大约两年前。

那也是一个如今晚一般的 lonely, lonely night。初中部机房,自己在笔记本上,拿着不同颜色的笔,一笔一划认真研究着快速幂是怎么个原理。研究了半天,觉得发现其奥秘之后,发现自己思维混乱,于是又重新梳理好几遍。整理完之后,感觉学会了不得了的东西。

那时候的我…在想些什么呢?

我肯定不会想到我还在学 OI,肯定不会想到现在的我多么怀念之前的日子。我眼前似乎浮现出当时自己不停地换笔的颜色,这里圈重点、那里画波浪线、对着几行代码啃了又啃,只是为了很透彻地研究快速幂的样子。似乎我又回到了当时机房的窗外,看着里面亮着昏昏的一排灯。黑暗中的我看着里面的那个我,是如此的清楚;里面的那个我却看不到窗外黑暗中的我——简单的生活常识。

那是我自己,却也仿佛是一个我素未谋面的人。

这几年,我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呢?做了确实很多事情,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无论做什么,都一直陷在过去里呢?我可能真的是一个被时光遗忘掉的人吧。

泪眼模糊中,我仿佛又看到了老校,看到了过去的人,看到了平行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过去的我。他们向我挥手作别,「再见啦,别留恋啦」,随后渐远渐行,渐行渐远…

敞着的窗户突然吹送进来一阵料峭的风,吹的书页哗啦啦地响,那声音仿佛可以划破时空的禁锢,缭绕而清脆。

4.28

今天和我校生物奥赛同僚偶然突然提到了「支撑下去的信念」这个话题。自己其实一直很迷惑吧。从今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自己就是在混日子,一天混过来再混一天。斯嘉丽的那句 _After all, Tomrrow is another day!_ 倒是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只不过是 _another new_ 和 _another numb_ 罢了。

于是我的回答自然是模棱两可,并且向他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这么多人都在这里拼啊?都拿银牌以上不显然是不可能的吗?」

他想了想,说「我们教练说,竞赛锻炼的是一种能力,学竞赛的目的也应该是锻炼能力、锻炼一种可以让你学文化课时、办事时、将来学习时都有用的能力」。

我突然愣了愣。不是愣在这个观点的新颖,而是愣在我之前,再早、再早一些的时候,仿佛也用这句话劝说过别人。总之,我清楚地记得我说过、坚信过类似的内容…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一天天一天天,我一直在拿「我没有别人那么喜欢OI,所以不努力也可以理解」来搪塞自己、坚信 OI 是高智商对低智商的剥削,看到曾经自己的文字「不要功利地学 OI」时开始变得麻木、甚至有些纳闷——看着当时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劝告,才发现「活成你最讨厌的人」与我仅有咫尺…我迷茫了。

他又问:「你的目标是什么?」

我:……

他:「没事的。目标就是要去寻找的嘛,人活着不就是去寻找活着的目标吗?就算找了很久找不到,这也是一种精彩的人生吧。」

我愣了愣。看着一旁洒进食堂的阳光,周围的嘈杂在那一刹那仿佛消失不见了;筷子掉到桌子上,发出悠长的回响,不绝于耳。

4.27

总会因为奇奇怪怪的事情陷入东亚式情绪内卷…

感觉有很多事情都是自讨没趣。自己找来痛苦让自己承受。习惯痛苦之后,积极的生活态度反而让人感到陌生…

争取逐渐削弱这个内卷的过程吧。

4.26

郁郁寡欢…不过山崎将义的「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里面倒是提过

如果只是缓解寂寞,随便一个人就可以了吧。

…我一直把这个当做信条。自己会经常期许很多不能得到的东西、不能传达的心意。如果这么想的话,可能自己会稍微好受一点吧。

感觉自己从未真正变得成熟过…

4.25

我…很烦「浮躁」的感觉。如果每天不给我几分钟,让我去仔细思考一下人生,我就会感到难以入睡。

我才发现,虽然我很向往热烈,但是骨子里还是喜欢孤独一人的感觉。自由、不受约束。身上不需要承担那些若有若无的责任…我向往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但我同时也在一直回避这些。

4.24

最近一直很忙,忙着把自己之前做过的题都复习一遍,不给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

计数啦,刘汝佳的紫书/蓝书啦,李煜东的书啦…都是我未尽的回忆。

我就像一个小心翼翼的孩子,认真地找回失落的每一块拼图,笨笨地拼回原处…拼的东倒西歪,但算不上不满意。

就这样吧。尽我所能,把自己丢下的、落下的,一件一件拾起来。

但…我还没有看过远处的风景啊,现在就要准备沿途返回了吗?我不甘心的吧?

可能,有些人属于这里,有些人不属于这里。这有点宿命论的意味——虽然我是不信的,但你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东西似乎就是贯穿万事万物的那一条透明的线,引领着每个人走向自己的终章。

终章之后呢?是一片新的天地吧。

但…还是最好不要停下来吧。

4.23

我被关在笼子里。

周围密布的…是黑色。

外面…似乎也套着笼子。这个机房是笼子,这栋综合楼是笼子,这个学校是笼子。

要继续说下去的话,这个城市,这个地区,这个世界都是笼子。似乎找不到任何一缕自由的风。

虽然我看不见——因为最靠近我的这个笼子已经将我的双眼层层蒙蔽。但我坚信。

其实我是被自己的心关起来的,我自己很清楚。

我不断地反复,跟自己博弈、决斗、撕扯、争吵…最终是赢了呢?还是输了呢?我只知道无论输赢,我都还是停留在这个笼子里。

所以,外界可能并不存在什么笼子,罩着我的只有一层笼子,其余的只是我内心积攒的恐惧而已。

但是…虽然自己提出了疑问,但是我依然相信外面是有笼子的、数不清的那种…

是的,这种寄托方式,是坚信。区分「坚信」和「迷信」的根据大概就是,坚信可以包容质疑,但是迷信从来不容置疑。

你看我为数不多的信念,也只能用在这种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