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

大概是一点随感吧…

主题大概是,发现自己许许多多的过往都飘走了。Just like … Gone with the wind.

上一次在键盘里敲下 hexo new xxxx ,是什么时候呢?似乎是好久之前了。

本来觉得,六天的高考假期会很长。结果突然就结束了。可能这就是人只会在时间轴的最开始和最末尾,才会产生比较澎湃的心理波动吧;中间,能记住的,都是麻木。

如今,我又站在了历史和未来的交汇处。我感到不知所措了。

马上就要搬到高三楼上了。刚从漆黑的奥赛生涯中逃脱出来的我,又要面对另一片漆黑…

实在是太难了。

我在奥赛里毫无成就,文化课也毫无成就。高中这两年仿佛就是白给出去了。这让我十分慌张。仿佛我已经听见了为我谱好的哀乐。我一直不如别人有天分,但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没有别人努力——我甚至没有资格和别人比天分。

广袤的天地间,我算什么呢…?

花觉得,这次他的青春是真的结束了。

花盯着桌上只写了两三个字的化学小卷,桌角放着的是一个朴素美丽的记事本,胶套上别着一根新买的笔,在凌乱的桌子上,这一个组合显得格外别致有序。

花静静地想着。

花一直认识一个学姐。从初二就已经认识了——花一直在记人脸这方面能力很强,他可以记住自己什么时候第一次见过这张脸、第一次见时这张脸当时在做些什么,凡此种种。所以花会认识好多人,但是别人并不认识花。

不知为何,花从初二就完完整整地记住了那张脸:是瘦的合适的一张脸,带着长方形的黑丝框眼镜,眼睛不算小,至少在眼镜的陪衬下是这样。其实并没有什么更明显的记忆点了,放在人群中讲,满分十分,是 5.5~6.5 分的颜值,不算十分卓越。但花不知为何,就是清楚地记住了。她当时的校服领子上只有一条线,是初三。

上了高中之后,花又在人海中发现了那个学姐。这也是正常,毕竟作为历二附属初中的稼轩,多数稼轩的学生最后都会升到历二来。但有趣的是,学长学姐那么多,有花更熟的,也有花不熟的——花却总是能从人海中分辨出那张脸。无论是早餐结束后看到她提了一小袋三明治回班当做早餐,还是吃完中饭下楼时正好迎面碰见她——现在的她扎了一个短短的马尾辫,显得更好看了;她一直和一个闺蜜走在一起,那个闺蜜是短发,比她矮一头。她还是一如初中那样,比其他女生都要高,且一如既往瘦的匀称。

花为什么看的这么清楚?明明是普通一张脸,冥冥中却总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记住。这不同于记住一张俊俏的脸,不同于记住一张丑陋的脸。那只是一副平常的面孔罢了。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奇妙的缘分一直蔓延到学姐要去高考了。

花有个小愿望,如果高考后自己没退役,拍毕业照的时候就一定会去找那个学姐要 QQ。一定。

但是很无奈的,毕业照是提前拍,并且花也提前退役了。但花依然想去要 QQ。于是决定在放高考假那天,也就是 7 月 5日的早上,在餐厅里找到那个学姐,并要 QQ。于是花那天早上五点就醒了,一直到吃完早饭,脑海里一直在预演着自己的说辞,到底是「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更好,还是「能给一下您的联系方式」更好,凡此种种。花还决定,要完 QQ 后一定会对那个学姐说一句「高考加油」。

终于吃完饭了,花意识到自己没带笔和纸,就火速跑到了餐厅的小卖部里买了一个好看的本子和一支笔。之后花在一楼逛了一圈,没找到,出了餐厅,站在餐厅对面的人行道上,守望着餐厅的每一个门。人开始多了起来,但花相信自己的眼神是锐利的。

从餐厅出来的人们奇怪地打量着花。花没管这些。只是在找,人群里的她。一定能找到,花相信。

1min,2min,3min…

终于,十分钟过去了。

花离开了了。是跑着离开的。他怕早读迟到。

回去之后,仔细一想,自己十分难过吗?也没有。十分遗憾吗?也不是。花不知道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如果硬要说的话,肯定有不解糅在里面:他不解为什么今天这种奇妙的缘分,不再管用了。

就算要到 QQ 了呢?说实话,花自认为是社交鬼才,跟同一个考场的妹子要 QQ、向检查的学生会妹子要 QQ,都是得心应手的。但是要到了 QQ 又会怎样? 花的「鬼才」就鬼才在,认识了之后根本不知道要跟人家说什么,所以总是和妹子「起于要QQ,止于要QQ」。所以其实花知道,就算要到了 QQ,也不会发生什么奇妙的事情。

接着,花开始回忆自己脑海里关于这个学姐的一切,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花甚至不知道学姐的声线是怎样的。只不过这个学姐的身影,一点一点的,似乎就串起了花的整个青春。从初中的春风得意、无知无畏,到高一的自闭、自负和自卑,再到高二的坦然、豁达、冷静,一页一页里,都有她的倩影经过留下印痕。这不是友情,不是爱情,是一种比世俗情谊更单纯、比图腾象征更有温度的情感,偷偷地贯穿了花的整个初高青春。花的心一下一下地跳着,他能感到里面似乎空了一块,每跳一下都会发出低沉的回音。

今年经历了很多。从杀死伊芙第三季以奇妙的方式结束,到自己唯一追的两部国产漫画也以奇妙的方式结束,到花翻出来自己小学的时候最爱看的《终极米迷》系列,发现变得无聊起来,再到自己悄悄地退役了,再到最后和学姐再也不能见面了。花的青春,突然就结束了。

窗外吹送进来一阵清凉的风。又要下雨了吧。

那个本子以后就用来记英语吧,花心想。

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想说,祝你高考顺利、万事胜意。祝你前途似锦,收获到自己想要的未来。

长路奉献给远方
玫瑰奉献给爱情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爱人
白云奉献给草场
江河奉献给海洋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朋友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不停的问
我不停的找
不停的想
不停的想

为什么会选择韩寒唱过的这版《奉献》作为结尾呢?花在想啊,他究竟奉献了什么?又是什么会奉献给他?花不停的想,但他看不透。

终于,结束了。本来花的小伙伴们还帮花转发,但很遗憾这份热度没有延伸到最终高考结束。

所以花这几天其实是在期待着什么东西的…

算了,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吧。

喜欢了很久的妹子,就叫她雨吧,突然就没有感觉了。原因呢?可能是我发现,她也就是这样罢了吧。

大概我脑海里是会有这么另一半的轮廓。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心意相通吧。这个心意不是代表「爱意」,只是代表理解能力、思维层次这种东西。也就是说,能互相理解。但是最终我才发现,我和雨之间,没有心意相通的可能性。或者说,我发现雨,其实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女生。平时没什么追求,考试尽力考好,成绩不算差,但也没有十分优秀。平时只会和自己的朋友走在一起,喜欢看甜宠的那种网文,喜欢追腐。

这可能就是现在中国社会里最标准的高中女生了吧?也就是和她在 QQ 上聊天的某一瞬间,我突然发现:She is not the Miss Right. 以前她周身的光,突然黯淡了,化作一片片,跌进了尘埃里。

哦,是这样吗。那光…可能就真的只是我高一军训的某天下午,她收军训日记的时候,从窗户外面照进来的光吧。

青春,原来就是这么结束的吗…

那就这样吧。

我可能是第一次体会到某些东西的终结。小学升初中的时候,自己根本没啥感觉,脑袋里只有对未来生活的好奇和向往;初中升高中的时候,也因为本身初中高中就是一体的,并且初三下学期就直接去了高中部,所以其实对「结束」这种东西没什么感觉。

现在…算是被逼无奈吧。必须要结束掉一切,必须要紧握住新生活,必须要学会抵抗未来可能要经历的一切。

人生本就是充满苦楚和荆棘。我所能做的,只有不断前行。

结语

乱七八糟地写了一堆…主要原因是时间不太够了。

自己还没有能够悟道。

加油吧。